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黑龙江美食

>>双鸭山市作家协会会员武桂云原创作品——《深爱·秋雨》

时间:2019-12-03 来源:黑龙江之窗

 作者:武桂云

  风从窗缝、门缝暗暗地挤进屋里,我倏然抱着秋日打了一个寒战,迫不及待地拉开窗帘推开窗门。哦,皮相下着有条不紊的雨——雨哗哗啦啦地下着竟与我打起了招呼开起了打趣:嗨!你好!你很漂亮啊!你或许让我亲一下吗?哎,好啊,来呀你能够得到吗?哈哈,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我,立即就被金风轻轻地扭动起了腰身,只见它一转身头一晃飘向另一个方向——秋高气爽雨纷纷空谷有丽人。大地不像风,能读懂雨的心意,可旋转乾坤,但秋天的雨却含有几分诗情画意,情到碧霄地为大地揉着肩敲着背,大地喟然地叹了口气——秋天的雨啊我是否爱你……

  “自古逢秋悲落寞,我言秋日胜春朝”,既然秋天已不再凄凉,那么秋雨怎么会乖张?看,淅沥沥的秋雨也为那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天气特征优势转化,而得道逍遥……

  苹果迎秋雨:陕西省盛产苹果,产量种植面积居全国首位,洛川因苹果远近闻名,现白日均匀气温11℃。到了这个季节,大片大片的苹果莳植基地,有的站在平地上红红的喜人、有的立在山坡上红红的迎宾、有的扎在高高的颠峰上红红的像燃烧的火炬。从立秋那天起,一场场大大小小的秋雨为苹果园洗涤、为苹果树洗礼、清洗着苹果红红脸蛋张张笑貌的同时闻着香气,有时竟会依依不舍,不愿拜别……苹果园的秋雨,有时喜气盈盈地来,有时又依依不舍地去。风吹着丰收的竹笛,秋雨偶尔看到这红彤彤、圆溜溜、又香又甜的大苹果装满箱上了车。就像护送第一次脱离家岀远门的孩子,跟着车轮的转变追赶着,温柔慈祥地抚弄着敲打着集装箱,喊着孩子的名字:苹果!苹果!声声对孩子的嘱托……

  田间垄上讲秋雨:黑龙江省是国度农业大省,现白日均匀气温7℃。弟弟与我在电话里说:“前天刚刚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,但对收粮食影响不大,水稻、大豆基本收割完毕,现就只剩下玉米充公了。”哦,我说:“水稻、大豆都用收割机收的快哈?”话音还消灭弟弟争先说:“不,不是的姐呀,收玉米用的也是脱粒机啦,你多年在城市里栖身糊口还不知道吧哈哈。”紧接着弟弟又说:“现在农人种地、收粮食已实现了现代化,姐你应该知道吧?哈哈。我跟你说啊姐,这脱粒机啊,一边脱粒装箱,一边就把秸秆破损铺在田里了,比及翻地的时间就把它翻到下面做肥料啦。”我听弟弟这么轻松愉快地讲着,脑海里立地涌现了:春天翻地,嗨,差点搞错了。是秋日整地,大马力疲塌机翻地打垄的轰鸣、春天播种机忙播种、插秧机忙插秧的情景,秋天收粮食收割机忙收割的欢乐壮观......溘然认为自己这些年,对农业大发展上不够相识,对于我这个从小在垄上长大的人来说,真的有些惭愧。

  厥后弟弟又接着说:“今年刚一进秋雨水很大成天阴雨绵延,个别处所还遭到了大暴雨洪水进攻呢,到了九月份以后……”秋雨真的会揣摩农民的心,也明白粮食应该去哪里,不淘气、不作怪,很是招人爱,把身子藏了起来躲在天际寓目。

  珠江江畔说秋雨:广州一年四时没有太大大白,现白天均匀温度28 ℃。秋雨给这座嘈杂的都会注入着新的乐趣:秋天的一个周末早上,我与老公和往常日常,手牵着手到了电梯旁。他的手风俗性的盘弄着我的头发,然后双手紧贴我的脸颊,向后一捋我的头发,在我两只耳朵暴露来的同时,倾身引头吻着我,我并不挣扎反而很屈从的,用老公舌头堵着的嘴说:“好了,好了,等一下被人看到了......”电梯门开了,两个人推搡着进了电梯,电梯上还真没有人,老公扶着我的肩我依在他的怀里:“老公,今天似乎阴天耶,我们应该带把伞,等会儿跑着跑着下雨了怎么办?”“没事的老婆你不必担心,有我在不会让雨淋到你。”他用低沉浑朴的声音对我说着,一股幸福的暖流涌上心头。

  我们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珠江岸边,一江秋水含情脉脉地微笑着,铺满岸边的三角梅神情四溢地招着手,靠着江边距离五米宽步道的绿化带也向我们表示点头,远远望去与西塔、东塔遥遥相望的广州塔(小蛮腰)高声喊着:嗨!你们好!你们伉俪俩可有一阵子没来江边跑步锻炼身材了吧?快,快点,加油跑过来吧!我们伉俪俩一下子就被这严厉典雅美好祥和的氛围环境包围:盛世强国的巨大再起,国泰民安,受大情况的影响,对对恩爱夫妻都和我们平常幸福的度着快乐礼拜天。

  要是遇上周末在广州,我和老公身材锻炼基本是在这里跑步完成。跑步的时间老公的脚步总是比我快,我怎么也追不上他,他总是用风尚性的当作感动着我,每当他跑到落我百米远的地方,就会又旋转偏向回归迎我,我每次都跟他说:“不消这么累,一会儿跑回来,一会儿跑回来的。”“不行啊,我不及让你一个人孑立寂寞的跑,那多无聊乏味呀?”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笑眯眯的对着我,是那么的高兴。

  我们跑着跑着快到广州塔一半路的地方时,含在眼眶里的雨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,只见稀稀楞楞的,大颗大颗的雨滴,啪嗒啪嗒的拍打着花卉树叶,落在地上也掉在江里。老公用两只大手捂着我的头:“妻子,快跑快跑,你看,前面就是琶醍站,珠江英博啤酒博物馆......”我俩加快了脚步,刚步入站台,就见那金风密集的雨滴,匆匆的秋雨——

  我望着天宫洒落下的珍珠舞动着江水,身材感应丝丝寒意,口也很干想要喝水,我蓦地回头,只见老公跑着高声对我说:“妻子你渴了吧?给你水喝。”他跑到了我身边我喝上了水,他又从拦腰包里拉出一件干松的衣服往我身上披。“这衣服不是你每次跑出大汗准备换的吗?怎么给我披上了?快,快,给你给你,你出汗多,看你这满头大汗的满身都湿透了,可不及伤风了呀。”我扯下他为我披上的衣服,刚举起手想给他......可他的动作比我快立马捂了过来:“你是女生又是我酷爱的宝物,我一个大男人没事,最首要的是老婆大人不要受风寒才是,哈哈,对吧?”他拉起我的手依然自言自语:“看,我给你买了一把伞,等雨小一点我们持续向前跑步锻炼。”我望着他汗淋淋的头发,湿漉漉的衣服,好不舍得的疼在心底:“老公我爱你,”“妻子我也爱你,妻子,你看你看,雨小了小了,砰一声为我撑起了伞。走,老婆,我们向着小蛮腰倾向......”我心里暗暗感叹:感谢有你——秋天的雨。

  雨对付都会来说不消守多大法则,大一点小一点都不会影响人们的正常生活(大暴雨除外)。异常是这深秋的都会,不论是南方还是北方,雨水少了气氛会有些混浊,在医院里小孩儿咳嗽伤风的多了,老人哮喘病患者也增加了很多。听孩子们的妈妈说:“这都一个月不下雨了,最好是来一场大雨,从速把氛围中的尘埃给带走。”有几位老人家也在抢话题说:“是啊,我们都打了好几天针了,如果立时能下雨的话,就不会如许干燥了,我们的哮喘病也就会好起来。”

  福建厦门盼秋雨,现日间平均气温25℃。的确是有一个月没有下雨了,这几天我们去公园里散步,防干旱水龙头所有开了起来,发着嗖嗖的声音,慢慢地摇着头转着圈,只为渴了的花卉树木都能喝上水。

  早上起来我咳嗽了几声,老公说:“宝物,怎么咳嗽了?不是感冒了吧?”他立地从暖水瓶里倒出一杯温开水端给了我,我喝了几口水,左手依然端着没喝完的水杯,忽然站了起来,右手猛地向左一推,又猛地向右一拽,喝光了杯子里剩下的水,随手推开了窗门:窗帘遮不住的清早亲吻我的双唇,亲吻我的眼睛、面颊、还为我梳着头发呢。我大声的喊着:一个月前的雨你听着,你不是夸我漂亮要亲我的吗?你从速点出来好吗?给你亲给你亲呢!这时我的头微微向上,眼睛轻轻闭着,下巴自然上扬,我摆着圭表的pose在等你回归,亲我、吻我,秋天的雨——

  2019年10月27日写于厦门

  ( 编纂:双鸭山之声)

  作者简介:武桂云,女,汉族,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生人,双鸭山市作家协会会员。从小热爱读书、写作、音乐和舞蹈。从事修建行业,业余时间写作。

根源:未知   作者:李雨恒  编辑:
更多
上一篇:【精彩】鹤岗,是流浪者的乌托邦,还是年轻人的避难所? 上一篇:中国石油文化探源之旅第二站走进大庆和哈尔滨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特荐文章

智运会黑龙江桥牌混双夺得首枚奖牌突破历史

图文欣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