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黑龙江文化

齐齐哈尔关于风刮卜奎的神话传说

时间:2019-11-25 来源:黑龙江之窗

悠远传说承载的历史

悠远传说承载的历史——风刮卜奎传佳话齐齐哈尔,清代称卜奎。卜奎本站名,土人(当地人)称驿为站。旧站本在嫩江以西,距今齐齐哈尔城十五里,名齐齐哈喇(元代称吉答、或别笳尔),立城后移站于城,城名根源于站名,官方文书均称齐齐哈尔。自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,始设镇宁黑龙江等处地方将军(简称黑龙江将军),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,黑龙江将军移驻齐齐哈尔。盛京(今沈阳)、吉林乌喇、齐齐哈尔,成为东北三大重镇。

风城齐齐哈尔

东北民间撒播着一个陈腐民谣:“风刮卜奎、火烧船场(吉林)、狗咬沈阳”。

齐齐哈尔风大由来已久,尽人皆知。火烧船场,与船场设在吉林乌喇,为清军水兵造木船有关。狗咬沈阳或者与沈阳相邻朝鲜为里表,有养狗的习俗而起。时至今日上了年事的老者,仍记得这段古老的民谣。“风刮卜奎”,之语仍在流传,本地人戏说:“齐齐哈尔一年只刮两次风,一次六个月”。这话是正话反说,意思是齐齐哈尔一年都刮风。

齐齐哈尔,又有“龙沙”之称,始于清格局济所著《龙沙纪略》。“龙沙”一语《后汉书·班超赞·传》曰:“坦步葱雪、咫尺龙沙”。何秋涛考,章怀太子注曰“谓葱岭、雪山、龙堆,戈壁也。”刘孝标有“赋得龙沙宵月明”诗句,李白有“将军分虎竹,兵士卧龙沙”之句,泛指塞外为龙沙。自格局济《龙沙纪略》,收入《钦定四库全书》,始成为地名,概指齐齐哈尔为龙沙。民国年间,胡容光又有“风沙万里走龙堆”诗句,可见齐齐哈尔的风沙之城由来已久。1988年出书的《黑龙江省第四纪地质与状况》指出“黑龙江省是我国闻名的第四纪地质作用发育地区”。地质灾难中:“因为气候垂垂干旱,风力感化显着加强,使松嫩平原西部低平原的齐齐哈尔、泰康、泰来一带砂化十分严重”,“我海内蒙古自治区一带的沙漠也在东移”。

1989年成书的《齐齐哈尔市志稿·自然地舆志》[气压和风]:“市区位于欧亚大陆的东部,宁靖洋的西岸,活着界有名的东亚季风区内。西北部紧邻蒙古和苏联的西伯利亚,东部距海较远”,“冬季市区受蒙古高压、极地大陆气团控制,多偏北风,严寒干燥;夏季受承平洋副热带高压和蒙古、华北低压节制,吸引了热带海洋气团光降,多偏南风,炎热多雨”。齐齐哈尔多风,是有科学依据的,并非“空穴来风”。1983年4月29日暴风雪,曾出现过每秒40米的十二级大风。齐齐哈尔实为一座闻名的风城。

风刮卜奎的神话传说

民国之初,魏毓兰教师著《龙城旧闻》卷一中,有风吹卜奎之神话:“齐齐哈尔城,每春日大风卷水,林木为摧,风尘蔽日,白昼黄昏,沙陨如雨。居人相传,有风刮卜魁之谣。考清初,副都统霸奇兰屯兵江西之齐齐哈尔屯,规取江东。乘大风之夜,拔军渡江,驻卜魁站。掘沙土筑营垒,一夕而成。天明视之,荒凉旧站,忽呈壁垒之观,土偶诧焉。觉得此江西齐齐哈尔之虎帐,昨夜大风竞被吹过江东来矣。嗣萨将军因土垒建木城,恭将军改木城为砖城。落寞之乡,一变而为省会闹热之城。住民每于大风中,谈往事,犹认为本日之卜奎城系昔年被大风吹来者。亦神话类也。”第一次为我们请示了,风刮卜奎的完整神话故事。神话归神话,但表露了建齐齐哈尔清代驻防城的真实历史。初始沙垒(土城),为副都统霸奇兰(满洲人)筑,后萨布素将军在土城根蒂上建木城,因木城火警之后将军恭镗改建砖城。是为三次建城的史实和齐齐哈尔军政先在江西,后迁往江东今址。

霸奇兰,为建齐齐哈尔清代驻防城之第一人。明末天启六年、后金天命十一年(1626年),努尔哈赤作古,子皇太极继位。在与明军作战的同时,回收征讨与招安相联合的措施,最终完成并牢固了对黑龙江流域的统一和统领。先是从明崇祯七年至十三年(1634—1640年),皇太极用六年的时候,派兵征服了乌扎拉部(前苏联宏加力河河口对岸)、尼满部(前苏联伊曼河道域)、阿库里部(前苏联瓦库河一带)和阿万路(前苏联维亚泽姆斯基一带),完成了对东海女真各部的统一。

与此同时,明崇祯七年,后金天聪八年(1634年),皇太极命梅勒章京霸奇兰等率兵二千五百名,招安黑龙江中游北岸虎尔哈部的女真人。出征前皇太极告诫将士:“此地人民,说话与我国同,……攻略时,宜语之曰:尔之先世,本皆我一国之人,载籍甚明,尔向未之知,因此甘于自外。”对付“俘获之人须用善言安抚,饮食甘苦,一体共之”。

在后金这一招抚政策的影响下,分布在黑龙江上游两岸的索伦部(包罗鄂温克、鄂伦春、达斡尔)也纷纷归附。索伦部的达斡尔族首级巴尔达奇,栖身在精奇里江的多科屯,以精奇里江为姓,于崇祯七年、天聪八年(1634年)率众归附,贡貂皮1800张。立即,索伦部的其他各部首级也相继来朝。皇太极为表扬巴尔达奇对同一黑龙江的功劳,把宗室之女嫁给他,成为后金的“额驸”,后晋封为男爵。

归附后的各部,由霸奇兰统辖。17世纪中叶,沙俄侵犯黑龙江流域,黑龙江上游北岸“索伦诸部”的一部分居民被迫渡江,南迁到嫩江流域。在崇德五年(1640年),将索伦诸部编入八旗后,康熙初年,对迁入新地的住民仍以民族为单元,从新编入牛录(即佐领)。选此中能束厄局促世人,堪为首级者授为牛录章京(佐领)。

索伦(鄂温克)二千三百十四丁,被编为二十九牛录(佐领)。达斡尔一千一百余口,编为十一牛录(佐领)。初仍为霸奇兰统辖,在此根底上,还摆设了“索伦总管”,举行管理。达斡尔人称氏族为“莫昆”,应为八旗制中“谋克”的对音。

“风刮卜奎”之时,副都统霸奇兰,仍为最高军政长官。散留原地,对未编入八旗的边民,编为民户,设姓长(族长)、屯长,分户管辖,按例纳贡。黑龙江将军配置前,嫩江流域由霸奇兰统辖。

黑龙江将军移驻齐齐哈而后,齐齐哈尔始设将军,首任将军萨布素,自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任,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移驻齐齐哈尔任职。

风刮卜奎的传说,承载了建齐齐哈尔清代驻防城的委屈。古代神话,是中国历史上,一种以口授记载历史的格局。我国古代的汗青,如“三皇五帝”,皆源于神话传说。风刮卜奎,只是齐齐哈尔古代神话之一。始于东汉期间的“东明王立国”传说,可能是齐齐哈尔二千多年前,最早的神话传说。

霸齐兰规取江江,乘大风之夜,拔军渡江,掘沙土筑营垒,才有了“风刮卜奎的神话”,齐齐哈尔自始,由江西迁至江东。霸齐兰统治江西应始于大清立国之前的皇太极期间。

风刮卜奎传为佳话

风刮卜奎是齐齐哈尔历史发展中的一段佳话,魏毓兰考记并载入史乘,佐证了齐齐哈尔清初建驻防城历史。齐齐哈尔原在江西,后迁到江东。固然不是大风刮过来的,但人们对大风寄予了美丽的愿望,把齐齐哈尔迁址的功劳送给了大风,并无谢谢天子皇恩之意。齐齐哈尔人民与天然确立了和谐的关联,以风为美,以风为乐,民俗淳朴。

黑龙江又是大清一统的“龙兴之地”,对龙十分尊崇。黑龙江地名自己就有了一个“龙”字。又将风沙铸就的沙岗,视为龙的化身。胡容光的诗句称为:“风沙万里走龙堆”。于是齐齐哈尔驻防城,就建在了南北长龙似的沙岗上,称为“龙脉”。齐齐哈尔又有龙城的隽誉,又有龙门街,不仅有老龙头,另有直上青云的青云街。黑龙江有龙字,齐齐哈尔的龙沙、龙城等浩瀚名称均与龙有关。

风沙固结了齐齐哈尔的人文气味,孕育了富厚的风沙文化浓郁根底。齐齐哈尔的文人达贵,写下了不少“风沙”的诗句。方登峄《至卜魁城葺屋完工率赋十首》,有半数吟风沙。如:“风高沙碛马牛声”、“不因风雨亦关门”、“萧瑟秋风关塞梦”、“暮风何怒撼西郊”、“风呜田野非从树”,的佳句别离来自五首诗中。《送人赴艾浒》诗,又有“寒风屋上吹,寒日沙上流”。方式济有“平沙千里接城根”。方观承有“惊心豺虎窟,风雪是何天?鹤发三年泪,黄河万里鞭”。方氏三代人的诗作中,均有描述齐齐哈尔风沙的诗句,不胜列举,略选一二。

在浩瀚文人笔下,都有卜奎风沙之句,唯有魏毓兰先生,在《卜奎竹枝词》中,描绘了“风刮卜奎”一事。其一:“奎站当年一僻乡,何来军垒矗朝阳。齐齐哈尔西风紧,直送沙城夜过江”。其二:“沙垒松散木垒坚,于今砖垒更巍然。一城斗大经三变,小劫沧桑二百年”。记述了齐齐哈尔清代筑防城,风刮卜奎的理由和三建其城的过程。用诗句诉说了,风刮卜奎的神话传说。

风城齐齐哈尔的“风沙”,成为了齐齐哈尔汗青文化中,独辟蹊径的靓丽风景线。

齐齐哈尔原在江西,辽金、元明已很蓬勃。金代构筑了土石长城和浩繁城堡,虽近千年,遗迹尚存。江西还发明了,辽金墓葬,早期清墓和“楚勒罕”遗迹及浩繁文物遗存。齐齐哈尔历史悠久,文物丰富,有城的汗青也较量久远。清代建驻防城,缘于17世纪中叶沙俄侵占,为了抵当沙俄和增强北部边防,成立了黑龙江将军、三易其址,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移驻齐齐哈尔管辖黑龙江恢弘地区,并直达朝廷。风刮卜奎的传说,即发生于这暂时期,三百多年哄传不衰,成为齐齐哈尔汗青文化名城的一道光环。

作者傅惟光,此文于2013年收入《齐齐哈尔历史文化纪略》,此次为首次在网络上发表。

满族文化网原创文章。

上一篇:黑河市与哈尔滨工程大学联合开展校地校企科技合作对接 上一篇:【滚动】黑龙江学考本周六开考,考点出炉?严吗?能带手机不?对高考有啥影响?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特荐文章

齐齐哈尔关于风刮卜奎的神话传说

图文欣赏